为什么荷尔蒙越高,做短期的投资收益率越高

很多人觉得荷尔蒙会让你冲动,尤其是短期让你冲动。就像巴菲特说过,投资不是智商160就能够战胜智商140的游戏,最需要的是控制让你冲动的那些情绪。

但是我告诉你,结果是相反的。研究发现,荷尔蒙越高,在短期作决定的投资里面,它的收益率其实是越高的,而且高出很多。下面这个研究非常有名,是剑桥大学两个教授做的一个研究。他们跟踪了17个伦敦的交易员。这17个交易员正好都是男的,因为很少有女的做交易员。这个实验是很贵的,因为他们每天上午11点和下午4点都会去测量这些交易员的荷尔蒙水平。

结果研究发现什么呢?当交易员当天上午11点的荷尔蒙水平高于自己平均水平的时候,他这天产生的交易的收益率,是平时的八倍,记住是八倍。所以这个效果是极大的。

这个研究出来之后,很多华尔街的人想提高自己的交易水平,就去吃很多雄性荷尔蒙。但是其实这个研究并没有告诉你,吃很多雄性荷尔蒙不一定能够使你做交易更加成功。首先前面讲的这个荷尔蒙水平是人自然分泌的荷尔蒙水平,你并不知道吃人工的荷尔蒙能不能提高收益率。

第二,荷尔蒙跟你的交易收益的关系,其实非常依赖于你交易的性质。刚刚的那个结果,那些交易员做的都是日内交易,就是比较快的,希望你很快作出果断的决定。所以说这个荷尔蒙水平的提高,可能不是像巴菲特说的让你冲动。所以在这种快速决定的交易中,是能够提高你的收益水平。但其他的不一定,回头我们也会讲到。

刚刚讲的荷尔蒙对投资行为的影响,主要是讲你后天的荷尔蒙水平对投资的影响。那是不是你在娘胎里面雄性荷尔蒙的暴露水平,也会对你几十年之后的交易行为产生影响呢?你可能没想过这个问题,但是我可以告诉你,这个影响是极大的,是超出你想象的大,而且比任何教育背景都要大。

有篇发表在《美国科学院院刊》上的研究,他们跟踪了42个伦敦的男性交易员,刚才讲的那17个交易员也在这42个人之中,然后去衡量这42个交易员先天时期的雄性荷尔蒙在娘胎里面的暴露水平。

那怎么去测量这个东西呢?这是生物学里面发现的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结果。就是看你无名指和食指长度的比例。无名指和食指长度的比例越高,也就是说无名指相对食指越长的那些人,相对来讲他们在胚胎时期雄性荷尔蒙的暴露水平就越高。基本上你能看见,平均来讲男同学们这个比例是偏高的,女同学们的比例是偏低的。

比如说有名的运动员,尤其是篮球、橄榄球这种有身体碰撞的运动,基本上你能发现,他们的无名指相对食指来说都会长很多。所以说好的运动员可能是天生的,天赋是极其重要的一个原因。
但是我们看交易员。按照他们无名指对食指的比例,把这42个交易员分成三组,无名指对食指比例越高的那些人,就是说胚胎时期雄性荷尔蒙暴露水平高的那一组14个人,他们平均年收入是68万英镑。这还是好多年前的研究,68万英镑,这已经是很多钱了。

但是另外一组胚胎时期雄性荷尔蒙暴露水平少的那些交易员,他们的收入只有61000英镑左右,差了十多倍。所以胚胎时期雄性荷尔蒙的暴露水平,极其影响这些人在后天作为一个快速决定的交易员的交易水平,基本上我能看见的所有的其他变量,比如说你的教育水平、你的家庭背景、你的IQ,这些东西对你交易水平的影响,远远小于刚刚讲的无名指和食指的比例的影响,也就是你胚胎时期雄性荷尔蒙暴露水平的影响。

当然这个先天时期的荷尔蒙不光对你的交易有影响,还对很多其他的东西有影响,这是一些题外的研究了。比如说有的研究发现,无名指跟食指比例越高的,也就是胚胎时期雄性荷尔蒙越多的那些人,基本上有下面这些特征。

他们基本上是智商偏高,左撇子的概率更高;一般来讲,这些人的脸看起来更加有男性气质;还有,这些男士对女生特别体贴。但是据说有些研究发现,这些男士也有一些不好的地方,相对来讲比较容易出轨,当然不是绝对的,这是一个统计的结果。

女性也有类似的研究。女性的无名指跟食指的比例,相对来讲更短一点,不像男性一样,因为她们胚胎时期雄性荷尔蒙暴露得比较少。但是女性也有变化,有高有低。然后研究发现,胚胎时期雄性荷尔蒙暴露越低的女性,其实更加有可能成为一个女同性恋。

当然讲这两个案例,不是想提倡科学算命、科学看相,最重要的是想强调荷尔蒙是分先天和后天的。手指长短的比例是衡量人的先天荷尔蒙暴露水平的一个表现。当然荷尔蒙对人的各种行为的影响远远不局限于在你的投资,它在人的管理风格上面也是有很大的影响,下面讲的一些例子可能会超出你的想象。

既然要讲管理风格受荷尔蒙的影响,那我们就要先衡量CEO们的荷尔蒙水平,这里面讲的荷尔蒙都是雄性荷尔蒙。怎么去衡量呢?当然如果我们要看先天的荷尔蒙水平,就要看他们的手指。但是你很难看到这些人的手指,基本上我们都能够在网上找到这些CEO的照片,CEO的照片一般都是公开的。你可以看到他们脸的宽高比,宽就是两边耳朵的距离;高就是眼睛下面到嘴唇的距离。
宽高比基本上是衡量人的雄性荷尔蒙水平的一个代理变量,当然有人还可以用其他的变量,比如说掉头发。但很多人都用宽高比,因为这是一个比较稳定的变量。

美国人的脸的宽高比平均来讲,是1.78~1.8左右。但是你会发现,那些CEO的脸的宽高比相对来讲是比较高的,在1.9~1.96左右,不同的研究会发现不同的样本。美国宽高比最高的是哪些人群呢?是那些总统。美国总统的宽高比,基本上是1.99。

所以你能看到,脸宽高比越高的,就代表雄性荷尔蒙偏高的那些人,相对来讲这些人是世俗意义上比较成功的人群。可能是因为这些人相对来讲能够承受风险,喜欢冒点险,加上运气比较好,所以说他们出现在成功的人群里面。而那些最失败的人群有可能也是脸的宽高比比较高,但是我们看不见,因为我们很难统计到那些人的数据。

那我们看看那些CEO的脸的宽高比,对他们的各种管理风格的影响。你发现,脸的宽高比越高的,也就是雄性荷尔蒙越高的那些CEO,相对来讲不太愿意持有现金。也就是说比较喜欢冒险,更加愿意加大他的公司的杠杆,投资行为也是比较激进的。所以雄性荷尔蒙对公司的管理风格也是有巨大的影响。

荷尔蒙与公司业绩

那下面我们从荷尔蒙对公司管理风格的影响,回归到对投资中的影响上来。前面我们讲了伦敦的42个交易员的行为,但是你可能会觉得,前面讲的那些行为都没有太多代表性,因为才42个,或者17个交易员,而且都是做比较快的交易,并不是一个很有普遍性的结论。

下面一个最新的研究,它研究的是几千个对冲基金经理,从1994年到2015年这22年的表现,而不是像前面的研究,只有几天、几个星期的表现。

那这些基金经理,我们也找了他们的照片。照片中你很难看到他们的手指,所以只能看他们脸的宽高比。所以说你就能知道他们的雄性荷尔蒙水平是什么样,我们同样把这些人按他们脸的宽高比去排序,就相当于按他们的雄性荷尔蒙水平去排序。

研究发现什么呢?比如说我们找出宽高比最高的那4%的对冲基金经理。你发现这些人平均宽高比是2.1,比美国总统还高,你觉得他们交易的收益率会怎么样?那22年,他们基本上只赚了一倍,也就是每一块钱挣到了两块钱。

你再找那些宽高比最小的,就是最窄的瓜子脸,雄性荷尔蒙稍微少的那些人。你发现这些人,他们脸的宽高比平均只有1.57,非常非常小。你想,1.57到2.1,这是非常大的差别,你去韩国要很多趟才行。研究发现,他们的收益率反而更高,每一块钱挣了六块钱。

所以说,这个结果跟前面讲的那些伦敦交易员的结果是相反的。在前面的实验里,不管是胚胎时期还是后天,荷尔蒙都是越高越好。但是在这个研究里面,当你把这个结论用到所有的对冲基金经理上,通过22年的数据发现,宽高比越高的人,收益率反而越低,跟前面的结果是相反的。

那我们先分析脸特别宽的这些对冲基金经理。他们买的什么股票。我们发现他们喜欢买长得像彩票的股票,后面我们会讲到,长得像彩票的股票平均收益率是很低的。第二,这些交易员更加喜欢不停地交易,换手率会很高,后面我们也会讲到,换手率越高的这些人,交易成本越高,自信也将导致他们将来的收益率越低。

他们还有一个偏差。这些脸越宽的人,越喜欢有处置效应。处置效应是指他们特别喜欢卖掉过去赢钱的股票,继续持有他们输钱的股票。后面我们也会讲到,这种行为也会导致你输很多钱。所以基本上这些人的行为偏差越高,换手率越高,导致他们输钱也越多。

那你可能会问,为什么前面那些伦敦的交易员没有这种行为呢?这里面有个重要区别,就是前面那些交易员一般都是日内的交易。

然而这项22年的研究,大多数人的交易不是日内交易,都是稍微长期一点的,所以说这就是为什么有这个区别,荷尔蒙对人的交易行为的影响,跟你交易的性质、交易的环境很有关系。在这种短期要作出决定的情况下,可能是雄性荷尔蒙越高,越会提高你的交易水平;但是稍微长期一点,就是你有时间思考作决定、做买卖的这种交易,可能是荷尔蒙水平越低,反而越能让你平静下来,让你少犯错。这可能就是巴菲特说的,要控制让你冲动的情绪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