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么放到桌子上人人有份的钱,偏偏你就是拿不到?

经常有人把投资股市跟打德州扑克作类比。这个类比有一半是正确的。德扑桌子上是零和游戏,赢家卷走输家的钱。股市也有同样一幕,但它还有另一半,市场指数长期中是上涨的,对应着经济增长和企业整体盈利的上升。虽然大鱼总在吃小鱼,但总体而言,水大鱼大。就好比只要坐上桌子,就有人给所有玩家发钱,比德扑只有弱肉强食、你死我活好太多。

如果你不是以娱乐而是以赢钱为目的的话,你可不能轻易坐上德扑桌子,你必须得知道对手是谁,比你强还是比你弱,强者总是卷走弱者的钱,几无例外。

但股市这张桌子你一定得坐上去,不坐上去就错过市场给所有玩家发的钱。这个钱你说自己不想拿也是不行的,因为只要是大家能拿得到的钱,你不拿,你就白白掉队了。无谓失误,白白损失,是世界上最大的损失。

但是,常言道,股市七亏二平一赚,也是铁一般的事实。我查到一份某次大牛市期间某证券公司营业部客户的盈亏统计,发现牛市也不例外。

为什么放到桌子上人人有份的钱,偏偏你就是拿不到?

你输给了波动。放到桌子上人人有份的钱,是股市指数长期中的平均收益率,而波动是每年、每月、每星期、每天、每小时、每分钟、每秒钟的上上下下。如果涨你就追,跌你就抛,追涨杀跌,很快你就被大鱼吃掉了。

时间是你惟一的优势要拿到桌子上属于你的钱,首先你要坐得住。本来你应该是全市场最坐得住的人。时间是基金经理的敌人,却是你的朋友。时间站在你这边,它是你最大的优势,也许是普通人惟一的优势。

耶鲁大学校产基金管理人大卫·斯文森曾经跟我讲,现在金融市场竞争太过激烈,只有具备两个条件的投资者才有资格去追求超额收益:第一是研究特别深透,第二是投资周期特别长。

专业投资者研究深透是本分,但投资周期长这一点对绝大多数投资者来说实在是做不到。专业投资者管别人的钱,业绩评价以季度为单位,甚至以月度为单位,他是不可能坐得住的,永远都不可能。

斯文森是传奇人物,他一洗传统校产基金的保守投资风格,大举投入长周期、低流动性的资产大类,多年来为耶鲁校产基金获得远高于标普500的收益率,到今天耶鲁大学每年预算,有一半来自基金的分红支持。

斯文森没有把成功归结到自己的天才眼光上去,而是一条:时间。耶鲁大学是个永续机构,校产基金的投资周期与耶鲁的需求相匹配,其投资周期在市场上是最长的那一类。研究透,坐得住,他就能拿走市场放到桌子上的钱,还能把那些坐不住的玩家们的钱也拿走。前者叫作贝塔,就是市场给你的钱,后者叫作阿尔法,就是你赢对手的钱。

作为普通人,阿尔法你就别想了,你的研究不行,不可能行。你以为自己行,那是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有多行。这场军备竞赛中,跟专业投资机构相比,你没有行的理由。你的优势就在于时间,在于你天生更坐得住。

正如校产基金的投资周期与耶鲁大学的生命周期匹配,你的投资周期要与你的生命周期匹配。耶鲁的生命周期是永续的,这个你固然比不了,但你比几乎所有其他专业机构的投资周期都要长。没有谁来评估你的业绩,低于基准就把钱抽走。

VIA:王烁30天认知训练营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