趣讲去中心化家族:用区块链本人演讲的家族简史(小白秒懂)

这一讲很特别。这一讲,是我邀请区块链本人给你做的一场演讲。希望通过他的演讲,你能更加看清“去中心型商业”的未来,抓住属于你的机遇。

下面,我们就掌声邀请区块链……

区块链演讲:

大家好!我就是传说中的“区块链”本人,非常高兴受到邀请,来与大家分享关于我自己和我家族的故事。

首先,是我的父亲。他是一个著名的哲学家,叫作“去中心化”。

我父亲出生在一个虚拟世界里,是人类大脑中的一个信仰。他的英文名,叫做:Decentralization。他也给自己取了个中文名:去中心化。互联网上,人们习惯叫他P2P(对等网络)。

在人类几十万年的历史中,父亲一直都在苦苦寻找能帮他实现去中心化哲学理想的真爱。直到我母亲的出现。

我的母亲,就是互联网。

互联网是一个没有理论中心的网络结构。每个节点,都是同等重要的存在。所以我的父亲遇到母亲后,就疯狂地爱上了她。

他们组成家庭,并生下了对整个世界产生巨大影响的八个孩子。

大哥:P2P下载

我的大哥,叫做P2P下载。

大哥1999年来到这个世界。帮他接生的,是一位非常著名的创业者:肖恩·范宁。肖恩是Facebook最早的顾问、投资人和股东之一。他创立了一个MP3音乐分享网站,叫:Napster。

他把每个人电脑上的MP3汇集成一张目录。如果你想下载MP3,Napster就会找到那些有这个MP3文件的电脑,同时从这些电脑上下载一个个碎片,然后在你的电脑上拼成完整的MP3文件。

我大哥的本质,是硬盘的对等网络。后来,大哥在中国也有了一个对应的形态,就是迅雷。

二哥:CDN

我的二哥,叫做CDN(内容分发网络)。

你在上海通过视频网站看一部电影,但电影是存在北京的服务器上,就会感觉很慢,如果在深圳看,就更慢。

那怎么办?把这部电影存在不同地区的很多服务器上,看电影时找最近的服务器,这就是CDN。这就是分布式的带宽。

美国和中国的很多电信公司,是我二哥的“接生婆”。他长大之后,进化成P-CDN(基于P2P技术的内容分发网络)的形态,把每个人家里的电脑都变成了CDN。

P-CDN的本质,是一种网络带宽的对等网络。

我的三哥,叫分布式计算。

三哥:分布式计算

三哥是个科学家,他出生时轰动了全世界。

过去我们破译密码,要用到超级计算机,它的运算速度比普通计算机快几万倍。但这是中心化计算。

那什么叫分布式计算呢?就是大块的计算工作(比如破译密码),切割成无数的小块,扔给全世界无数普通的计算机,比如你家的电脑。

比如,在2020年抗击新冠病毒期间,计算机芯片公司英伟达和斯坦福大学,联合推出了“Folding @ Home”计划,就是把计算新冠病毒蛋白质的计划,拆分成小块,交给全世界的计算机。无数普通人参与了这项“分布式抗击病毒”计划,并做出了贡献。

当全世界上百万台普通电脑的CPU同时计算时,速度会比超级计算机要快。

一些以前人类解决不了的问题,比如需要大量计算的基因学、密码学问题,在我三哥面前被轻而易举地解决。我非常崇拜我的三哥。

四姐:社交媒体

然后,我的四姐出生了。她叫做:社交媒体。

过去媒体是中心化的,在全世界范围之内,发言权都是集中在少数人手上的。

四姐出生后,她让每个人都有了发言的机会,每个声音都能被听到,整个世界就立刻变得非常感性。

在美国我们特别要感谢Facebook、Twitter,在中国我们特别感谢新浪微博和腾讯,是它们共同把四姐接生下来。

四姐是互联网世界人人喜爱的一朵花。

五哥:P2P借贷

我父母想,能不能在金融领域也生个孩子呢?

他们借助一个叫雷纳德·拉普兰奇的美国人,把五哥接生下来,给他取名叫P2P借贷。

在美国,你到银行存钱,利率是0.25%。可是你刷信用卡借钱,利率是17%。凭什么我把钱借给你是0.25%,你把钱借给我就是17%呢?这太没道理了!

雷纳德创立了LendingClub,用去中心化的方式,让大家可以直接把钱借给彼此。

五哥是一个非常叛逆的孩子,他和传统金融发生了很大的抗争。他做了很多风险很大的事,但也帮不少人借到了钱。

五哥之后,我父母很快生下了六哥,他叫众筹。帮他接生的是一个美国公司,叫AngelList。

过去我们融资都是去找风险投资,或者上市,这些都是中心化融资的方法。

为什么不能让项目和钱在对等网络里直接匹配,而必须通过中心化机构呢?

但是,这个想法很危险。在中国,向超过200个非特定公众筹集资金,就涉嫌“非法集资”。

那我们能不能在200人之内,找到对风险有识别能力和承受能力的人,帮助他们投资,而不需要通过中间机构呢?

六哥:众筹

这就是我的六哥:众筹。

与五哥相比,六哥会显得稍微沉稳。但依然会让全世界头疼,还是因为涉及金融风险。不过,我非常喜欢六哥,他在少年时就是一个英才,做出了伟大的成就。

我:区块链

我是我们家族的第七个孩子,我叫区块链。帮我接生的人叫中本聪。

我知道,大家已经在上一讲了解过我。这里,我只想强调一点:我不完美,我有很多缺陷。

分布式记账,意味着过去一个银行要记的账本,现在需要存储在全网的每个节点上。而在每台电脑上存储,会造成极大的资源浪费。你们可能没有意识到,但我自己其实深受其苦。

所以我只能在数据量特别小的领域来做分布式记账,数据量特别大的领域我干不了。比如把文件在全网分享。

儿子:比特币

在我出生后不久,中本聪也帮我接生了一个孩子,所以我是家族里面最年轻、最早有孩子的第二代。

我的孩子叫作“比特币”,是基于分布式记账技术的一种数字现金。比特币是模拟黄金来发行的,2100万枚的总量,每4年开采量就会减半。

我的父母特别期待他们的孙子——这个去中心化的,让全世界不需要任何中央银行的数字现金体系,能够把全世界的金融体系,变得更加透明。

当然,我更希望我的孩子能够健康成长,不要因为大家对他过高的期望,让他陷入自我膨胀。他需要健康成长。

侄子:ICO

我有了孩子后,我的六哥众筹娶了一个太太叫代币,生了个儿子,叫ICO。这是我们整个家族里面的第二个孙子辈小孩。

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,我们家族最难念的经,可能就是我的侄子ICO了。

ICO给我们家族和全世界造成了特别大的困扰。他年纪很小,也没有受过很好的教育,就出来闯荡社会。他能够在没有任何实际项目执行的情况下,很快就融到一大笔比特币、以太币,或者其他代币。

所以我们希望人类能够帮助我们,把他纳入到金融的监管体系里来,让他能在约束下健康成长,学会风险管理,让好的项目浮现出来。

八弟:DAO

我还有一个弟弟,正在母亲腹中,我们全家都在期待这个弟弟的降临,他的名字叫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,简称DAO,就是“去中心化的组织”,或者叫“自组织”。

过去,人类的组织形态都是有管理者的层级组织。比如一个公司有CEO,再往下是高层、中层,一直到员工。这个组织形态,其实很好用,但是也有问题,就是它的沟通效率很低。

如果能通过我的八弟,让每个组织里面不再有一个所谓的管理层,而是自我沟通,通过高效率的方式直接连接,就很有可能会提高全人类的组织效率。

以上就是我的整个家族,下面是我们家族的族谱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