期权的智慧 2:如果你有特权你应该喜欢什么《万维钢精英日课》

期权就是可选项,可选项可以是个很宝贵的东西,因为你只有权利,而无需承担义务。股票期权是非常成熟的东西,贾宁老师在得到APP的《财务思维课》里还讲过实物期权 ,在这些领域,因为交易频繁,可以说市场是基本均衡的。再考虑到很多人用期权投机,这些期权的价值已经体现在价格上了,而且可能还被高估了,并不适合非专业人士裸买。

但是如果你有期权思维,你会发现有很多可选项的价值被低估了,没有被充分交易。很多时候人们不一定能意识到那是一个期权。

中国球员武磊最近在西甲联赛表现非常好,他的身价已经达到了 500 万欧元。但是你可能不知道,武磊的第一次转会,是徐根宝把武磊买到上海崇明岛训练基地,才花了4万元人民币 。因为当时武磊是十二岁。

买成年球星相当于买股票。你得支付巨额的转会费,还得给他提供一份丰厚的、有保障的合同,如果他来了以后表现没达到球队预期,你会损失很多钱。

但是职业俱乐部签一个青少年球员,则是买期权。你支付一个很少的价格就可以把他锁定。如果他将来能踢出来,你有优先签约权,到时候可以把他变成股票,而且可能连转会费都省了。如果他不是球星的料,你最多损失了一点青训的钱,那和巨额转会费相比是微不足道的。

那好,现在我问你一个问题。假设有两个小球员,他们的表现平均下来差不多。第一个小球员发挥不稳定,有时候感觉特别厉害能得全场最高分,但有时候会发挥失常,而且脾气不好。第二个小球员的发挥则一直很稳定。那请问,你优先选哪一个呢?

这就涉及到期权定价的问题。

1.期权的价格

期权其实是一个很古老的东西。用定金锁定未来的交易价格,这种行为早在古希腊就已经存在。期权在近代股票市场上也是很早就出现了。但是期权到底应该如何定价,这个问题直到1970年代才被解决,而且还得了1997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。

大家公认的期权定价模型叫“布莱克—舒尔斯模型(Black-Scholes Model)”。这是一个复杂的公式,我们没必要讲它的任何细节,而且你也用不上。其实真正的期权交易员也不怎么用那个公式,并不是说拿公式计算一个期权“应该”值多少钱,发现低估了就买入……因为这个公式本身包含了说不清的不确定性。

不过期权定价公式能给我们一些做判断的直觉。影响期权价格的因素主要有五个:股票当前的价格、期权的到期时间、期权规定的股票履约价格、固定的银行利率,以及股票的波动性。我们不考虑银行利率,其他几个因素的影响都是可以理解的。

简单起见咱们研究一个 call 期权:它允许你在一定时间之内,以一个固定的履约价格,买入一只股票。

首先,这个期权的到期时间越长,它的价值肯定越大。时间越长,股价就越有机会涨上去,你的等待余地就越大。

其次,相对来说,这个股票的当前价格越高越好,期权规定的履约价格越低越好。如果你有权在三个月之内以 70 元的价格买入,过了还不到两个月这个股票就已经是 120 元了,那你说这个期权岂不是非常值钱吗。

时间和价格这些都是常识判断,对所有股票都一样,谈不上什么学问。真正能反映一只股票自身特点的变量,是一个有点说不清楚的不确定因素,也是决定期权价值的关键所在 —— 那就是波动性 。

这支股票的波动性越大,期权的价格就越高。

纳西姆·塔勒布在《反脆弱》这本书中提到,他当年在沃顿商学院听老师讲过期权。那个教授讲了布莱克—舒尔斯的公式,但是塔勒布认为教授并不懂那个公式意味着什么,他不知道期权定价原理有什么普遍的意义。

为什么波动性越大,期权价格就越高呢?我们来讲讲这个公式意味着什么。

2.期权喜欢波动性

我们考虑一只股票A,它当前的价格是 100 元。股票A的表现一直都非常稳定,好的时候能到 105 或者 106 元,不好的时候也就跌到 94 或者 93 元。那在这种情况下,你花 5 元买个履约价是 110 元的 call 有意义吗?没有。它到 110 元的可能性很低。

而另外一支股票B,当前价格也是 100 元,但是它的波动性很大,好的时候能达到125 元,不好的时候能跌到 65 元。它下行的风险其实更大,但是你哪怕花 10 元买一个 110 元的 call,都很有意义。

这是因为你只有权利而没有义务。股票B 向上的波动幅度越大,你赚的钱就越多 —— 如果它能涨到 200 元你一个 call 就值 90 元,翻很多倍。而 B 向下的波动,不管幅度有多大,它跌到哪里、跌得有多惨,你其实无所谓,因为你最多也就损失了买 call 的10 元。

如果这个东西对你来说是个可选项,你希望它的波动越大越好。因为你有权利挑好的,而没有义务负担坏的。

这是一种不对称性:波动上行,你的盈利上不封顶;波动下行,你的损失只是固定的一点点。这个不对称性就是塔勒布说的“反脆弱”的数学原理 —— 这个不对称让你希望它折腾。而我们看到,只有当你手里有期权的时候,你才谈得上“拥抱不确定性” —— 要是你拿的是股票,你就得承担一切下行的波动风险。

期权,是一个特权。

回到开头说的那两个小球员。第二个小球员发挥稳定,意思就是它的波动性不大,也就是他的上限不高。他很可能会是一名表现尚可的球员,也许将来能在中甲联赛确保一个主力位置,但是不太容易成为球星。

而第一个小球员偶尔能打出特别漂亮的比赛,说明他上限很高,他有成为球星的潜质。当然,他有很大的风险,要想成为真正的球星,他必须学会控制自己的脾气,克服身上的弱点……但是那些跟你没关系。他能踢出来你就用他,他踢不出来你还有别的选项。他的命运如何沉沦都跟你关系不大,你手握不对称性,你只关心上限就可以。

你有这个特权,因为你是俱乐部。而对比之下,小球员可没有这个特权,他们只拥有自身的*股票*,还无法交易。他们必须拼命努力才能赢得你的挑选。

那你可能说,如果有个小球员一直稳定地发挥巨星水平,那不是更好吗?是啊,那种情况他的签约价会很高,还搞什么期权,应该直接买股票。

总而言之,股票思维不能只想着赚钱,必须还得关注下限,要有什么止损啊、黑天鹅啊、短板啊之类的考虑;而期权思维只关心上限。

如果你有特权,你应该喜欢波动性,你应该喜欢极端。

波动,并不仅限于时间上的波动。

3.特权挑选极端

咱们设想你是一个公司的领导,你们公司的业务水平很高,需要特别出类拔萃的人才,请问你应该如何选才呢?

一个策略是只看清华北大这种“高学历人才”的简历。比如最近搞了大裁员、准备撤出中国的甲骨文北京公司,当初就是这么挑人的。而从这个选材标准你就能看出来,这是一个不需要不确定性的公司。只选高学历,是股票思维,是确保一个比较高的下限,追求稳定性。

如果是真的需要球星式的厉害人物,你得用期权思维。你应该广撒网、多看人,甚至给很多人试用的机会,搞宽进严留。一旦遇到特别厉害的人物,他给你带来的好处是上不封顶的;如果不够厉害,你无非就损失了一点面试的时间和试用期的工资而已。

敢说什么“求贤若渴”、什么“不拘一格降人才”的,都得既有进取心又有特权才行。他总是充满期待地开始一段关系……然后无情地挑选和放弃。

极端的事物总是罕见的,必须广撒网才能找到。大连万达每年送 30 个小球员到西班牙训练,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们看没出什么球星。为啥呢?因为这种精英培养的模式是股票思维。去西班牙训练很贵,你不得不限制选材人数,而 30 个人里面很难出一个真正的球星。三万人能出一个就不错了……中国足球不行的根本原因在于缺球星,缺球星的根本原因在于踢球的孩子太少。

塔勒布给期权做了一个定义 ——

Option = asymmetry + rationality

期权 = 不对称性 + 理性选择

因为有不对称性,你这才是一个特权;而理性选择是你对特权的行使。理性选择并不是一个很高的要求,如果你只有权利没有义务,你真的不需要太高的专业技能,你只要懂得挑选就可以。没有特权的人只能勤学苦练,有特权的人看着别人勤学苦练。最成功的老板常常不是专业水平最强的人,但是他们非常善于使用特权。

自己开公司是股票思维,风险投资是期权思维。你正在研发一个可能一鸣惊人的项目,那请允许我在这个项目还没惊人的这个时刻,给你投一点钱。如果项目不成,我的损失很小;如果项目能成,我保留了上不封顶的获利可能性。你自己尽心尽力,我享受不对称性。乔布斯为什么说要“保持饥饿,保持愚蠢(stay hungry,stay foolish)”呢?因为有特权的人不用太聪明,只要胃口够大就行。

奋斗是股票思维,演化是期权思维。大自然不知道哪个方向是正确方向,它只是让各种生物在各个方向都尝试而已。万一哪个基因突变特别好,大自然就可以“选择”那个生物 —— 这就叫“自然选择”。

结婚是股票思维,暧昧是期权思维。一个具有优势地位的大小姐,她有众多的追求者,那么她就很可能会鼓励那些追求者们去做一些冒险的事情,来向她证明实力。比如她可以搞个什么“比武招亲”之类的活动。她不在乎谁落败,她只要挑最后胜出的哪一个就行了。“龙虾教授”乔丹·彼得森在《12条人生规则》这本书里对此非常感慨,说女性真是代表混乱啊……我们这一讲看来,这个混乱,就是期权喜欢波动性。

供给侧是股票思维,需求侧是期权思维。生产者必须把产品做好,而你作为消费者,对选择产品只有权利没有义务。所以你会希望市场有多样性,你会希望商家冒险研发新产品,最好多来一些颠覆式的创新……你不在乎谁破产。

那既然期权有这么多好处,为啥人们还要买股票呢?可能因为某些期权的价值被高估了,可能因为期权有到期时间,可能因为有些期权不可交易。而我认为最重要的理由,是买股票 —— 也就是亲自承担下行的全部风险 —— 才是 skin in the game,才是利益攸关,才有资格出手干预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